当头猛喝,刚柔相济

李绍勇 2015/1/28 10:51:45 阅读:1298次 

  要让学生遵规守纪、认真学习、考上大学,这在我们学校却是一个大的研究课题。需要我们老师时时处处研究学生,需要老师们在管理学生上下苦功夫,无论你是老教师还是教学高手,这都是必需的。

  我一直以来与学生相处甚好。或许长期做学生工作,常与学生交流,对学生也是比较了解,同时我为人谦逊、随和。课堂上,总是见缝插针的讲一些为人处事、待人接物等方面的常识,或生动或说教,要求较严格。他们很怕我的。在课堂上很少发脾气,特别是对于女生。但是这件事容不得我不发火。在六十多人的课堂上我对陈曼发火了,很凶的。

  这是一堂很平常的化学课。我在前面讲得绘声绘色的。下面学生听得也很带劲,有的还在做笔记。在文科班上课能这样,我高兴着了。正当感到高兴时,我突然发现在教室的靠窗户的倒数第三排有一个同学趴在桌子上,可能是睡着了。于是我叫了她的名字让她站起来,她没有听见,旁边的同学推醒了她。陈曼极不情愿的慢腾腾的站起来了。我面带笑容的说只要你能说出酸雨是怎样形成的,就坐下吧。我不知道,烦!陈曼这一声,说得全班鸦雀无声,静极了。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我笑意未消地盯着她,她很不耐烦的样子。全班同学的眼光都转向了陈曼。好像她还说了什么,我没有听清楚。60多双眼睛都静静的注视着我。教师的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。难题是明摆着的,他们都在看我如何处理。我已经毫无退路,必须在短短的几十秒钟想出对策来,我的态度至关重要,成败在一举。于是我在心里说,陈曼同学是你逼我的,我只有拿你开刀了。我脸一沉,眼射怒光,我也知道我的脸色变得有多快和多吓人。

  你这是什么态度!!!你说你头昏,为啥不给老师说,对不起,老师我头昏,我想躺一会儿。这么一句话不啥都解决了吗?我一这嗓子吼得全班同学一震,有的同学还打了个冷颤。陈曼顶了一句,我就是不会说。教室里更紧张了,我想陈曼肯定在想你能把我怎样,看你怎样下台。我也知道她嘴巴不待人,常与老师顶嘴,班上同学关系也不是很好;父亲打工、母亲种地,家庭经济很拮据;而她还有点妖艳,还化妆;读书呢就过混。我想我不把你说的哑口无言,无地自容,羞愧难当,自认有错的话我咋还能站在这个讲台上了!你妈妈正顶着太阳在田坝头种地、你爸爸还在工地上搬砖砌墙,辛辛苦苦的供你读书,你呢倒好,下午第一节课就倒头就睡,花钱大手大脚,那是你妈老汉儿的血汗钱呢,人都十五六岁了,说话分不清场合、对象、好坏,只图嘴巴一时痛快。你说你到学校来学到什么,拿什么来报答你父母,上周你爸妈来学校交流,对你充满了希望,你呢,一天到晚搞啥名堂,嗯。你一个人犯错害得大家一起陪你受罪,耽误许多时间,你赔得起吗?!…我将平常的说教技术发挥到了极致,越说越气,越气越说,一气呵成,她毫无反驳的机会。好像我说了她四五分钟吧。陈曼的头低下了,我得理不饶人声色仍俱厉,你不是说不会好好说话吗?好,老师耐心地教你说,对不起老师我头昏,就这句话连续10遍,一遍都不能少。盯着陈曼很尴尬,头低得更低了,我想她肯定认识到了自己错了,感觉无地自容。我正期待着她说呢。突然,陈曼一下晕倒了。同学们齐刷刷的看着倒在过道上的她,开始议论纷纷。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。我马上叫几个同学扶她去校医室,可是扶不起。一个高个子男生小涛过来抱起陈曼去医务室。我给纪律委员交代了几句,和班长小高跟着去了医务室。

  医生看了看说没有大碍,坐一坐休息会儿就好了。悬着的心放下了。我看看陈曼的脸色不是很好,就问中午吃过饭没有,有没有什么疾病。她的眼光很躲闪着,没有回答我。我把班长喊出去问才知道,她中午私自出校门,买了点零食将就吃,原来初中就是有低血糖疾病。住校生私自出校门是违反校纪校规的,难怪陈曼不说,下午第一节就睡觉。我暂时没有追究此事,但是这件事情必须的严肃处理。先得让她安静的休息一下。

  下课后,我把她的妈妈请到了学校,说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,家长很通情达理,对我连声说对不起,添麻烦了。对于陈曼的私自外出按学校住校生制度作了处理。事后,陈曼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作了检讨和向我道歉。

  对于陈曼突然晕倒,同学们很不以为然,说她无理取闹,无地自容,是故意的。我不敢断定她是故意为之。我只知道我给她下了一剂猛药(虽然有点过火),使她认识到错误,在她晕倒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送她去看医生。很快,其它班的同学知道此事,说李老师你也太猛了嘛,把人家给吼晕倒了,我只是笑笑。我想陈曼肯定一辈子不会忘记。

0评论

我来说几句吧

 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