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洲的忆童年之《捉禾花》

管理员 2012/10/20 10:50:42 阅读:1541次 

儿时的我们,一年之中打牙祭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。如家里谁过大生,或者过年,走亲戚。如果想多打牙祭的话,就得想办法。于是我们把希望寄托在昆虫身上。捉蟋蟀,捉蝗虫,捉肉禾花,捉千弹弓、、、、、、

那 时的庄稼很少使用农药,昆虫可就长势喜人。每年从暮春到初冬,我们常常手提狗尾草,或者自制的麦秆编成的笼子,在庄稼地里,田埂,土埂上,草山坡里寻找。 一旦发现目标,就把狗尾草,笼子咬在嘴上,悄悄地扑上去,用手罩,用手捧,或者用树枝打。总之,被发现的目标很难逃脱魔掌。捉到以后,用嘴里咬着的狗尾 草,从昆虫脖子子上长有盖的地方穿过。如此这般,一中午会捉上一两串。俘虏在串上拳打脚踢也无济于事,得胜者唱着歌“太阳出来红艳艳,红艳艳,公社社员到 田间,到田间、、、、、、”回家打牙祭去了。

怎样吃了?煮饭时,我们把灶糖里刚燃过的火炭,用铁夹夹出来,铺在地上,让后把俘虏放在火堆里,也不管他们怎样垂死挣扎,接着再夹火炭盖在上边,盖在上边。几分钟后,香了。然后用一根木棍刨出一只只又黄又亮的昆虫,去掉脚,在手上拍几下,丢进嘴里,很香甜吃起来。

我二姐是一位捉虫高手,每次我和她一起去,她总是比我们捉得多,因此吃的时候她多吃几只我们也毫无怨言。可后来她竟然不再捉昆虫,更不用说吃。原来、、、、、、

也许是她捉多了昆虫,引起了掌管昆虫的神仙的注意,于是他们想惩罚她一下,一天夜里,二姐梦见许多昆虫把她放在火里去烧,就像她烧昆虫一样。醒来后,她再也没有捉过昆虫,直到现在,她看见小孩捉昆虫,她都会劝其放掉。

那 时,我们很盼望打谷子。随着一排排谷子倒下,那些生活在稻谷上的昆虫便会不停地往前边没有割到的稻谷上飞,随着稻谷被割到田埂边,我们会在前边守株待兔, 那会有一次又一次惊喜,记得有一次,我们在水田边守株待兔,眼看着肥肥的禾花在稻子上惊飞,三姐捉虫心切,于是下到水田里去捉,正当她捉得起劲,我们也正 蠢蠢欲动之时,不知谁叫了一声“哎呀,小菊,你脚上有一根蚂蟥!”说是迟,那时快。三姐从水田里一纵上岸,边跳边叫:“妈呀,呜、、、、、、”简直比野兔 还跑得快,一下子跑出百十米。田里的人,田埂上的人笑得前俯后仰。好在有一为老辈子过来,用手一刨:“那里是蚂蟥嘛,是竹叶子!”三姐惊魂未定,定睛一 看,简直哭笑不得。

哦,童年的岁月难忘蟋蟀,肉禾花,千弹弓、、、、、、


 
热门文章